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

15分钟前,一个人在体检时查出体内有病变细胞。

他不知道这个病变的细胞已经开始了自我毁灭,他吃了药。



<<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从2012年之后我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了。”

“2012年啊……好像是什么来着……?”



<<

15亿年前,星球管理者发现了一颗星球出现了异样。

祂不知道这颗星球已经进入了高速运转的时期,祂试探性地发射了无线电。



<<

“你知道吗?心脏的跳动次数是有限的,等全都跳到那个数字之后,人的寿命将迎来终结。”

“不过,在此之前……有个词叫『回光返照』,你懂吧?”



<<

“啊,想起来了,2012年说是世界末日来着?”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

缓慢运转的世界迎来了终结,剩下的唯有高速运转的时光。



<<

“你说那颗星球?不用太在意,星球的自转是有限的……”


自从得了不治之症后,我便决定四处旅行,试图用画笔、用文字来记录我所见到的新鲜事物。
我是个自由旅者。
这次我计划同一支商队穿越一个名为“瑟赛尔缇”的沙漠,一览异域的风景。路上有那么几个人作伴总是好的,起码有个照应。
可不幸的是,我在一次沙尘暴中与商队脱节了。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我只得一个人带着剩余不多的食物和水摸索。走商道必然是上策,虽然可能半路会窜出前来抢劫的家伙,但至少相比有猛兽出没的野路而言,要相对安全得多。
我不知道我是否偏离了方向,指南针似乎是不起作用了,在那像无头苍蝇般一个劲的乱转。太阳渐渐沉到了地平线之下,黄昏时的天空中只留有几朵还反着霞光的云在悠然地飘。眼看就要天黑了,沙漠里昼夜温差大这点,基本有些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
要尽快找到合适的落脚点才行。
正当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我发现在前方的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而且好像还有影子在动。抱着那么一丝丝希望,我朝着那个发光的位置快步走去。
结果既令人兴奋又使人沮丧,搞得我真不知自己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好消息是,我发现了一种前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鸟。坏消息是,那光是余晖打到长在这鸟身上的宝石反射来的,至于影子,也是这只鸟的身影。不得不说,它的个头可真是大,据我目测估计,这家伙差不多有两三米高吧。
罢了,既然见到了,不妨记录一下这种鸟的样貌——它有着洁白而略微泛粉的羽毛,头顶长有一红色的头冠。其颈至腹部为纯白色,尾部的羽毛长且柔软。在它那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对黑而透亮的眼睛。背上有几簇晶丛状宝石从密集的羽毛下透出。它翅膀上的羽毛极具光泽而闪亮,让我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上一番。

我兴致勃勃地记录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出现在身后的人。当我察觉到时已经晚了,那人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将我按倒在地。我不由得惊呼出声。而眼前的那只鸟,自然是因为我突然发出的声音而吓跑了。我只得看着它张开翅膀,消失在视野中。

或许这也算是件好事,起码证明我不是独自一人在这片荒漠里。但……万一我这是被人绑架了呢?!

在感觉到双手被绳索紧系在一起之后,那个人终于松开了手。我这才转过身,大略地扫了眼那家伙。他看上去倒不像是坏人,从衣着打扮来看,更像是居住在这片沙漠里的土著。

土著?该不会是要把我绑回去扔锅里煮了吃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么原始的食人族吗?

不过想想自己身上的不治之症,倒也不觉得新奇。嘛……虽然一开始想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种大实话,现在我突然有了个更好的借口来脱身,那就是——我感染了寄生虫,吃我当心传染!

不知是那人对我刚画的图感兴趣还是怎的,他拿着我的绘本看了好久,还用怪异的目光打量了我许多次。最终,他捡起了我的铅笔,带着我的绘本,牵着被五花大绑的我离开了那里。

他将我带到了一个村子里,叽里咕噜地和当地的其他几个人说了些什么,又给那些人看了我的绘本。

不多时,一位缠着白色头巾,身穿白色大袍的人来到了我面前。他一开口倒是令我一惊:原来这地方有会说人话的啊?!

通过短暂的交流,我得知他是一名动物学家,在这里待了有些许年头了。而他的目的,就是研究我先前看见的那种鸟。在得知我并无歹意后,他为我松了绑,将铅笔和绘本归还于我,并替当地的土著人道了歉。我不由得长吁一口气,还好这个村落里的人并不像我想象似的那么原始。他们才不会像我之前所想的那样,从大沙漠里捞个人回村炖一炖吃了。至于那人为什么抓我,是因为他以为我要加害于那只鸟。

我开始庆幸,好歹晚上有地方住了,可……我的笔啊!那个人只捡起了我的绘本和铅笔!其余用来上色的笔全都掉在沙地里了!

也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沙漠中丢了笔得到个临时住所,仔细算算貌似也挺划算的。

晚饭后,我穿着当地人借给我的厚重大衣,同那位生物学家向他的住所走去。尽管我知晓沙漠昼夜温差直达,早已做好了准备,却也没想到在瑟赛尔缇,温差竟会如此之大。黄昏时还是一片土色的地面,到了夜里竟然覆了一层薄冰,走上去脚底宛若抹了油一般,直打滑。周围的树和房屋上甚至出现了冰挂。可沙漠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水分?我不禁感到奇怪。

生物学家笑说,在这沙漠里,白天随手太阳下在磕个鸡蛋,就能获得一个煎蛋;夜晚随手泼盆滚烫的热水,它便会犹如施了法似的,凝结成冰。

听了这些,我更加确信,丢笔换房一事,值!不然我岂不是要冻死在这荒漠里了?!

到了住处,我又和他聊了许久,稍微了解了一些关于那种鸟的信息后才睡。

这种鸟名为晶龙,虽说名字里带有“龙”这个字,可实际上和龙半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当地人比较崇拜龙罢了。它们栖居于峭壁的洞穴里,那里有着丰富的矿藏。至于其背部的晶丛,是与骨相连的,大概是它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那里的原因,导致身体方面与地貌有些同化了。也就是说,那些宝石是长在它们身上的,并不是什么装饰。

我不禁感叹起世界的奇妙,迫切地希望他能为我讲述更多的相关信息。不过鉴于天色已晚,他打算休息了,因此话题也就没再继续了。

次日一早,生物学家便邀请我前去同他一起到他平日考察的地方。我当然是满心欢喜地接受了,有能够观察稀有物种的机会,怎么可以不去呢!

经过一番辗转,我们来到了一处峭壁之下。抬头望去,崖壁上有着或大或小的洞穴,据说,那些都是晶龙的巢穴。仰望高空,淡粉色的鸟儿们正拖着长长的尾巴在蓝天下盘旋。它们时而发出几声鸣叫,与此对应的,洞穴里会传出一些婉转的鸟鸣。就像是合歌一般,这边的起了个头,那边的便会应着声唱起下句来。

我只顾着仰头观望它们那在阳光的映照下而闪闪发亮的身姿,并未注意到自己已踏入了一片危险地带。

“别再往前走了。”经过他的提醒,我才反应过来什么,忙后退了几步。

眼前是峭壁之下的景象,不得不说,同上方简直是天壤之别。且说沙漠里水本就稀少,这地方看不到水算是正常。可眼前的地面上,一滩滩的液体竟是黄绿色的液体,仔细闻一下的话还能闻见又酸又苦的怪味。正当我奇怪为什么会有这般现象时,另一种我未曾见过的生物出现在了我眼前——那是一种全身都被土灰色所覆盖的鸟,它的羽毛宛若针刺般尖利,一根根地向外炸起。巨大的喙和锐利的爪像是打磨得锃亮的刀锋一般。尽管它的个头相比天上那些粉嘟嘟的晶龙要小上那么几圈,但对我而言,依旧是大。

它显然是注意到了我,朝我发出了沙哑的叫声。都说乌鸦是叫得最难听的鸟,可在听见那家伙的叫声后,我对乌鸦倒是有所改观了。

从没听过这么难听的声音!

“这是棘鹰,它在警告你,不要进入它的地盘。”一旁的生物学家忙走到我身旁,解释道,“棘鹰的警惕心非常高,遇到危险时它会先用鸣叫来进行警告。如果对方无视了它的警告,那么它就会通过吐酸液或者苦汁来对敌人进行驱逐。若是还不能赶走敌人,那么它就会冲到目标跟前,用它的喙和爪进行攻击。”

“呃,所以地上的这些都是它吐的。”我有些担忧地盯着面前的这只棘鹰,小声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后退一点?免得它突然冲过来……”

“不用。这种鸟只是怕生而已,面对熟人还是很老实的。其实我之所以驻扎在这里,就是为了和这些棘鹰打交道。”

“嗯?不是为了研究晶龙吗?”

“是。确切地说,我是为了研究晶龙是如何变成棘鹰这点。”

“嗯?等等,什么?”一时间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位生物学家伸手轻抚着那只棘鹰的喙,叹了口气:“棘鹰是由晶龙蜕变而来的。”

“是蜕变,不是进化。”未等我发问,他又自我补充道,“蜕变的时间或长或短,长则一两年,短的……也就几天。”

“那么蜕变的原因呢?”

“……”他沉默了。

我眨了眨眼,静候着他的回应。

“你觉得……”他迟疑着向我发问,“晶龙怎么样?”

“很好看啊,不管是背上的水晶簇还是身上的羽毛,都……”我的话到此就突然断掉了,噎在喉咙里的后半句硬是被我咽了回去,因为我猛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说,有人猎杀晶龙?”

“对。许多人,都认为晶龙身上的羽毛和晶丛十分美丽,想要花高价收购。这自然会引得一些人前来猎杀它们。盗猎者尝到了甜头,自然就变本加厉,他们放肆地拔光了晶龙的羽毛,无情地从它们背上敲走大部分晶石。我之前也说过吧,晶龙背上的晶丛是长在骨头上的。”

“嗯……”我点头,同时不由得缩了缩身子,“听着就很疼,感觉和骨折一样。”

“对于它们来说,那就是骨折。”

我原地打了个激灵,没有说任何。应该说,是我吐不出任何。

“受到盗猎者虐待后幸存的晶龙,会在一定时间内蜕变成棘鹰。”他说着,领我来到了刚刚那只棘鹰的翅膀底下乘凉,“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始当地的土著人会把你抓起来的原因。他误以为你要伤害那只晶龙,毕竟来这个沙漠盗猎的人太多了。”

“啊……这样,倒也能理解。”

“棘鹰不像晶龙那样能够在高空中飞行。它们为了自保而选择了坚硬的喙和锐利的爪,以及满身尖利的刺状羽毛。但虽说它们的警惕心很高,不过假如接触时间长了的话,你会发现它们和天上那些晶龙一样温顺。而且棘鹰并不是全副武装,它们的翅膀底下还保留有原本属于晶龙的一些特征。”说着,他抬手指了指那只棘鹰的翅膀底部。

我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那片柔软的淡粉色。

原来棘鹰是由晶龙蜕变过来的。它们也曾有着能触碰蓝天的双翼,也曾背着闪亮又耀眼的光辉,也曾在风中唱着悦耳动听的歌,在巢穴里做着美妙神奇的梦,而现在……

我这么想着,心底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

时间过得飞快,仿佛眨眼之间就已临近傍晚。事实上,多半是路途比较费时间。我们一大早出的门,抵达巢穴时就已经临近中午了。由于有棘鹰作为脚力,返程虽说是快了不少,却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前我还担心棘鹰浑身是刺,坐上去会不会很痛。不过事实证明,只要那些刺不立起来,是不会伤到人的。

未等到目的地,远远地我便看见有几只骆驼伏在村口,不由得感到一阵惊喜。

这不是商队的骆驼吗?

待到我来到近前细看,果不其然,的确是商队的骆驼!原来这个村庄算是商队的休息站,每次商队经过此地,都会到村子里歇息一阵。那天早上,我和那位生物学家刚走没多久,商队就到了村子。他们听当地人说有个外地的在沙漠里迷了路,怀疑可能是我,因此特意在村里等候了一天。

哎,真是万幸!

第二天,我同商队出发、告别了村庄后,商队的人在我耳边低声问道:“说起来,你知道瑟赛尔缇在当地的土著语里是什么意思吗?”

“嗯?不知道。”我摇头。

“是……”他顿了顿,舔了舔唇,道,“地狱的意思。”

“地狱?”

“因为这沙漠的生存条件真是苛刻呢!”

“这倒也是。”我轻轻地笑了,只是笑得有点无奈。

 

自从网易把欧盟这头墙了之后就没怎么上Lof了。主要是开VPN真实卡的要死,登个Lof竟然需要花50分钟?!之前传一次剧情翻译还费了一个半小时……

浪费时间这点太要命了,所以现在基本都在空间和微博浪了。


整理了下质询箱。

id=72283932

赶时间,实在懒得细化了,潦草完事。【画布开小了啥都画不清】

因为不想抽这期池子然而抽到了他所以只画了他。

14铜像是集赞一共集到14个赞,所以有十四个铜像。

蓝天白雪绿水青山超好看!

id=72116123
路哥生日送什么礼物好?!当然是直接给钱了!

貌似上半年一直在接单呢……

不干了!懒得细修,就这么草草了事了。

勉强算是赶在活动结束前摸完。【吐血】

id=72061612

在猫咪专属床上的猫……
怎么拍得那么像表情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