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一回

【前文戳这里~  序章:和世界说『永别』】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一回


 

“咦?!”发梢略有向外翘起的白发少年忽地回过头,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叮铃——”悬挂在门上的银铃传来一阵清脆的鸣响。刚刚关闭的玻璃门反照着晨日的阳光,明晃晃的光亮一闪而过,令人睁不开眼。

原本并没有什么精神头的少年不觉提起神来,谨慎地步入那家咖啡厅。

“你好~”身为店长的Suzu自然地打着招呼。然而随着对方逐渐接近柜台,她的嘴角也在一点点往下掉,“……”

“打算来点什么吃的吗喵?这里有最新……”

“不用。”那人突然打断了她的话,环顾了下四周,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不过他显然是没能发现目标的。

“在找什么吗喵?”

少年稍微思索了一番,抬手一边比划着一边问:“刚才有没有一个银白色头发的男生来过?大概这么高,蓝眼睛的。”

“没有哦。”Suzu闭上眼眸轻轻摇着头。她紧抓着抹布的手看似是在擦台面,实际上只是为了掩盖她的紧张——因为她说了谎。

“没有吗?对了,他脸上有红色的花纹,在左边。”

“都说了没有了啦。”Suzu低下头一遍又一遍地清洁着台面,系在她尾巴上的铃铛轻微振动着,发出细微的响动。

少年没有再多说什么,垂下眼眸转身离开了咖啡厅。

“喵呼——”得见对方离开,Suzu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她抬手抹了抹额角的冷汗,一点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认识的家伙,而且还具有那么强的气息。”

“一进门就找他是要怎样嘛!”她在喉咙中小声嘀咕,悬着心还提在喉咙处急速地跳动,“要是敌人的话可就惨了。”

“嗯?你怎么了?”一侧的走道内,刚刚洗完手的翎从拐角的墙壁后探出了头。

“诶?没什么没什么。”Suzu回手将抹布挂在一旁的挂钩上,立刻恢复了平时的活力,“刚刚有个家伙来找你。”

“哦?”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而且感觉……”

她的话忽地停顿了一下。

翎不解地歪了歪头等候着她的下文,“感觉?”

“有种好可怕的感觉,何况他又不是人类。”

她的语调微微发颤,金黄色的眸子里充斥着不安。

“噢。”

出乎意料地,对方的回答却很是淡然。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

 

我从未有过如此怪异的想法——去接近一个人类。

何况还是个『猎人』。

在这个人类和魔族共存的世界,两个种族之间的纷争是少不了的。由于人类一方时常是拿着各式各样的枪铳来作战,因此我们管执行追击任务的人类叫做『猎人』。

毕竟确实很像是在打猎。只不过并不能确定,究竟是猎人成功捕杀了他们的猎物,还是所谓的猎物把猎人当做食粮吃掉以填饱肚子。不过,这个职业在人类那边似乎是称之为『猎魔士』。

至于我为什么会想去接近那个『猎人』,大概是因为他比较特别——他是唯一一个和我说过话的人类。


转过数个街角,长有短角的白发少年停下了脚步。

这里,或许是最能够接近他的地方了。

高大的铁栅栏门在日光的照映下投下宛若牢笼一般格子形状的影子,宽阔的院落内有着石砌的小型园林。

小园子的一旁,立着墙壁厚实的大楼,三五成群的人们正向那里走去。

少年轻微动了动手指,将自己的耳朵和角隐匿起来后向人群那边移动。

若想从外貌上辨别恶魔与人类,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看耳朵。

 

不过这招有时也并不是很实用,因为恶魔们可以稍微动用一点灵力,施个障眼法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混过去。但也因需要分出一部分灵力来施术的缘故,想要蒙混过关的恶魔的实力会大打折扣,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一般是不会有恶魔这么做的。


这地方是培养『猎魔士』的学院,据说是从这里毕业的人都会直接进入那个组织,成为时刻准备接受追击任务的『猎人』。

所以我才会觉得这里是最能够接近他的地方了。


“好,最后在这里签下你的名字,就算是报名结束了。”整洁的桌面上,一人将印着资料的信息单推到少年眼前,并递给他一支笔,“不过这只是个登记报名。虽说不收钱,不过要想在燚空学院留下的话,可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少年拿起笔,盯着上面印着的信息,犹豫了许久,终是签下了他的名字——Kira。

其实他并没有把名字写完整,因为对于恶魔而言,将自己的全名告诉对方是有特殊意义的。

 

好麻烦,居然要问那么多事情。幸好会写自己的名字。


离了资料室,走在楼内的走廊里,Kira不大耐烦地撇了撇嘴。


其实资料上写的什么,我绝大部分是看不懂的。

顺便我真的很想吐槽下,组织名为燚(yì)空,学院也叫燚空,人类起名还真是没创意。

不过——

这样就能接近他了吧?


他随意地在走廊内踱着步,认真地观察着学院内的每一个角落。


说来也怪,为什么总感觉这里有种……

怪异的灵力波动。

 

Kira抬头顺着走廊的窗户向外望去,外面的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连云都停滞于一处不曾移动半分。只是偶尔有几只飞鸟略过窗棂,留下匆忙的闪影罢了。

似乎也没什么异样。

他低头这么琢磨着,移动步子打算去别处转一转。毕竟自己对这个地方尚还不是很熟悉。

“新来的训练生吗?”一只手忽地从他身后轻拍在他肩上。

这一下着实使其受了一惊,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竟然有个人。

Kira慌忙回身,同时错步后撤与对方拉开一定距离,“人……!”话音一出,他立刻捂住嘴迫使自己将后面那个“类”字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怎,怎么了吗?”对面的女青年略显紧张地扶了下眼镜,“抱歉,吓到你了。”

“……”

“我,我的存在感总是很低。”她满是歉意地笑了笑,“大家平时都注意不到我呢。”

“忘了一说,我叫Demi,也是这里的训练生。”

面对对方简单的自我介绍,Kira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哪怕是一个音节。

“你好像不大爱说话。”Demi尴尬地咧了咧嘴,试图找着一些话题来缓解气氛,“那个,要不要我带你熟悉一下学院……什么的。”

“随意。”

“好冷淡的一个人。”Demi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小声嘀咕着,走在前面为他带路。

“你也看到了,这里只有这么一栋楼,因为我们绝大部分时间是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理论知识很少,所以设置的教室也并不多。”

“倒是训练室和宿舍有很多。”

“说起来,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一下。”Demi忽地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凑到Kira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千万不要一个人随处乱跑。”

“这个学院,很危险呢。”她刻意顿了一下,继续补充道,“尤其是……”

“夜晚。”

空荡荡的走廊内,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身影。明明是白天的学院,四下里却静的出奇,甚至连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入耳。

 

 

 


【下一回】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