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四回

【前文戳这里→  第三回】

 

《淆之界域》第一章 缘起

第四回

 

 

入夏后的空气总是显得有那么几分燥热,日光烧灼着同平日一样的街道,将人们驱到荫凉之地。

“叮铃——铃——”随着玻璃门被推开,悬挂于咖啡厅门上的银铃发出一声声脆响。

“欢迎光临喵~”理好尾部的毛发,Suzu抖了抖猫耳,从柜台后冒出来迎接方才进门的客人,“喵喵,好久不见。”

“哟,好久不见。”进门来的那个少年抬手简单地打了个招呼,来到柜台前将一个小盒子推到Suzu眼前,“又有事情要麻烦你了。”

“喵?”Suzu疑惑地接过盒子,悄悄把盒盖掀开一点,从缝隙处向内看去。

“找到他之后,把这个给那家伙戴上。”

“唔知道了。”她将盒子收好,伏下身从柜台拿出一个封好的信封,“还有这个,是给你的。”

“我的?”翎捏着那信封上下翻了翻看了看封皮,除了收件人写着自己的名字之外,上面再无任何其他的文字。

“谁给的?”

“那个老女人喵。”Suzu伸手蹦起来比划着,“这,这么,高,的那个。”

“够不着就不用非要比划了。”翎闭上眼眸无奈地叹了口气,“粉色短发,有点卷的吗?”

“是的喵!”

“嘶——”他甩了甩手中的信封,信因内部的什么重物而被压弯,随着他的动作翻折着,“呵,老太婆,真是多事。”

望着他自言自语的模样,Suzu歪着头眨了眨金灿灿的眼眸,“喵?”

“没什么。”翎怪笑着扬起嘴角,伸手拨弄着Suzu的猫耳,“再见到那个老太婆的话,就告诉她礼物我收下了,没有『谢谢』。”

她抖动着因对方不断挑逗而有些发痒的猫耳,“喵呜知道了。”

 

来到这个学院大概有半个月了,虽然每天都有按照安排按时参加训练,不过好像并没有什么长进。

『仅仅是凭借蛮力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导师是这么跟我说的。

只要解决掉目标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人类要这么麻烦……。

敌人什么的,斩断就好了。

不明白。

说起来关于那天那个魔族,除了见调查组来转过一次就再没什么消息了。

真的有在好好调查吗?

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我只想尽快潜进总部。

然后……

然后做什么呢?

本身就并不清楚对方的意思,能不能接近还是个问题。

说不定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嘿!”一只手突然从Kira后方伸出,猛拍在他背上。

“哇啊?!”

“没精打采的想什么呢?”

他转身,看到的是正在嬉笑着的Demi。

“没,没什么。”不自觉低下头的他忽地注意到对方手中提着的狙击枪,“那个……?”

“咦?狙击枪吗?”Demi抬手扶了下眼镜,别扭地咧咧嘴,“这我的武器。”

“我从小就很喜欢狙击,看着大人们一动不动的潜伏在某处,静静地等候着猎物的到来,然后……”她说着,端起枪向远处的打靶扣动了扳机,“『bang』地一声猎物就倒了!总觉得那样很帅!”

“不过我总是……”她望着刚刚被击中的打靶,子弹所击穿的位置险些就脱了靶,她的目光也不禁黯淡了几分,“会打偏呢。”

“和翎比起来差远了。”Kira在喉咙里小声嘟哝了一句。

尽管他的声音很低,却还是被Demi的耳朵捕捉到了。

“什么?”

“诶?!”

“你刚说什么?”她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那个,那个名字!”

“呃?名字……翎吗?”Kira别过头去一点点后退着打算避开对方那强烈的目光。

在听清那个名字后,Demi这才松开了手,沉重地叹了口气,“还真是……”

“……?”

“所以……Kira你认识前辈吗?”她的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彩,似乎是在期许着什么,“那,那个,如果认识的话,可不可以……”

“只是见过面说过几句话而已。而且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说实话其实——我就是为了找他而来的。”

“这样吗,我还希望能请教一下前辈。”Demi低下头用手摩挲着枪身,“怎么说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Kira略带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抬起手在半空中的某一处比划着并翻了个白眼,“他看上去明明比我小,怎么叫前辈?”

“啊这个,毕业比自身早的就可以算是前辈了吧?与年龄无关,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模仿着Kira的动作在半空比划着,“这是……什么意思?”

“那家伙的身高。”

“噗。”她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原来前辈有这么矮。不过跟我差不多嘛。”


“部长,学院事件的调查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

光线昏暗的办公室内,Alan双手扣在一起垫着下巴,两臂的手肘支撑着身子顶在桌面上,面对另一方的汇报,他没有说任何。

只是颇为烦闷地闭上了他那如同深海般墨蓝的眼眸。

“我申请加入调查,如果部长不回应的话,就当是默认了。”Erica将夹着报告单的夹子放到桌面上,轻轻用指尖敲了敲以提醒Alan。

对方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挥挥手,就当做是默认。

“翎那孩子怎么样了?”不知是过了多久,Alan终于开了口。

“不清楚,不过我想不用担心他吧?”Erica抱着双臂道,“以他的性格,处分什么的是不会在意的。”

“也对,我只是有点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


学院的夜晚是寂静的,走在楼道内根本看不到什么人影——虽然这点在白天也差不多。

许是因为训练了一天大家都累了,也或许是因为这个学院本身就不安宁。

不过这点对于我来说是无所谓的,毕竟在外面的日子可比这要动荡得多,这里简直是我见过最祥和的地方了。这半个月以来除了第一天见到的那个残影之外,就再没发生过什么其他的事情,也没有人因为什么奇怪的事受伤,也没有人失踪。

 

“咚。”一声闷响忽地从走廊拐角处传来,正在楼道内闲逛的Kira应声止住了脚步。


刚刚……有什么声音吗?


他小心翼翼地向着拐角处迈出步子,眼看就要抵达那里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住了。


好吧,我不得不收回前言,这个学院也并不算太平。

毕竟——

现在,就在我眼前,有个家伙正倒在血泊之中。

而且——


他伸出手去试探了下对方的鼻息。


已经死了。


Kira抬起头环顾了下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浓郁的血淌在地面上,散发着淡淡的腥香。

那并不算太过刺激的气味挑动着他的神经。


这是——

是血。


“……”

他俯下身去,仔细地观察着眼前的尸体。他轻轻地将尸体翻过来,猛然注意到了死者的容貌。


她是,医务室的那个……!


一声细微而又急促的呼吸声从他背后传来,一个身影恰在他发愣的一瞬从其身后的那个拐角处闪过。


有动静!


他赶忙起身去追那个在暗夜中匆匆溜走的身影。

“呼……呼……”

站在宿舍楼大门口的Kira将自身气息调整了一番,一步步踏出了大楼。

 

偏偏到这跟丢了,跑得可真快。


他昂头,学院夜晚的灯光并不明亮,由于没有过多光亮的干扰,映入其眼帘的是满是繁星的夜空。

“……”


静下来看看,还是蛮漂亮的。

不过,外面这么宽敞,那个家伙能跑到哪里去呢?


然而注视着星空思考的他全然没注意到,有个身影正从他后方悄悄逼近。

“唔……!”

颈部被不知名的东西突然勒住,他急忙抬手,挣扎着打算将其扯下。

“咳……!”


【下一回】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