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十一回

【前文戳这里→第十回】

 

《淆之界域》第一章  缘起

第十一回

 


“Demi,你……”Kira死盯着眼前的这个女青年,一手的手指深扣入胸前的伤口之中。

鲜红的血水沾染在他手上。他咬紧牙根,狠下心不顾伤痛硬是将嵌在体内的子弹剔出。

“抱歉,但还是……还是……”Demi再度端起枪,把枪口顶在他脑门,“我,我真的……很怕。恶魔什么的,总之都是,都是……害人的怪物吧!”

她的手在不住地颤抖,想要扣下扳机的手指却迟迟使不上力。

趁此空隙,Kira一闪身避开枪口,随即抬剑把对方手中的武器打掉。

“这样啊。”他的目光骤然转冷,血色的眸子里满是杀意地扼住了她的咽喉,“说实话,其实我也有点怕。”

“唔咳……!”

“怕你们在知道我不是人类后就打算灭口。果然是这样吧!?”他一手死死地掐住Demi的脖颈,将其按到于地面,“即便是没做过什么也会这样,就只是因为种族不同而已!这种人我见得够多了,没想到你也是这样。”

“啪!”一根藤鞭忽地从暗角处甩来,狠狠地抽打在Kira的背上,一时间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遭到偷袭的恶魔不觉一惊,手一松让Demi趁机脱了身。

“哎呀呀,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Erica噙着怪异的笑,手握着翠绿的藤鞭从房间的阴影里缓步走出,“怪物就是怪物嘛,中了枪还能活蹦乱跳的。”

“……”Kira谨慎地盯紧她的一举一动,下意识召出了他的剑。


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人类究竟是怎么看待恶魔这个种族的。这十几年来,见过的绝大多数人都是畏惧或者厌恶我们的。只有极少数的人类会和恶魔接近,可那种关系看上去也不像是他们那种所谓的朋友关系,给我的感觉更多是利用。对,就像奴隶一样。


长鞭于半空留下淡绿色的残影,Erica仅仅是站在原地策鞭,不曾移动过半步。她的藤鞭很是坚韧,单单凭借蛮力很难将其斩断。因此另一边的Kira只得不断地去挥动剑刃以抵挡对方的攻击。

鞭属柔,剑归刚。以柔克刚这点可以说是令Erica占了上风。

趁着Kira不注意之时,她一甩长鞭,缠住了对方的手腕。

“!”

“抓住了~”她振臂一挥,一根粗藤骤然从Kira身后窜出,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颈并将其吊在半空之中。

“咳……!”他挣扎着妄图挣脱,却不想这藤条越勒越紧。

“有没有觉得难以呼吸呀?”Erica拖着碧色的藤鞭一步步逼近,微微仰起头望着被悬起来的敌人,“来吧,让姐姐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她说着,扬鞭便朝Kira的面部狠狠抽去。

“唔!”

结实的翠藤毫不留情地抽打在他的面颊上,留下了一道赤色的烙印。

“你刚刚不是还气势汹汹的吗,现在这是怎么啦?”她望着他那充斥着憎恶的眼瞳,不由得咧开嘴笑道,“小畜生脾气还挺大的嘛,就要被勒死了,眼神还这么凶。”

“没人教过你对女性要温柔点吗?那姐姐今天就好好教训你!”正说着,她再度甩出了藤鞭。

长鞭破开空气发出阵阵呼啸,鼓动着人的耳膜。

“哐!”一个白色的身影猛地踹开了大门,紧跟着一道金光闪过,Erica手中的鞭子不知被什么一下子弹开。她当即将长鞭回拉,使其甩回自己身边。

“什么人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等她回过神来时,吊着Kira的藤蔓已被割断,在他身前所站立的是一位白衣少年。

“你啊,”方才闯进来的人从Kira背后伸出手,抓住套在他脖颈上的项圈强行令他起身,随后便将其向后拽去,“别碍事。”

“唔啊啊?!”他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揉着被勒红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我还以为是谁呢,怎么又是你这小子。”Erica收起藤鞭,用卷好的鞭子一下下缓慢地拍打着掌心,“你来干什么?”

“来取回我的东西。”翎轻描淡写地回应着,冷冷地瞥了眼在窗下墙角处瑟缩的Demi,“有个训练生,把我的东西骗走了。”

“你的?什么东西?”Erica困惑地望着他,忽然间注意到了Kira脖子上的项圈,“那家伙怎么……”

“我不喜欢任何人,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动我的东西。”翎大致检查了下Kira的情况,转回身微微一歪头,淡漠地抬眸冲她翻了个眼,“我允许你动他了吗?”

“他是个杀人恶魔,调查组就是来找出凶手并解决掉的!”Erica摊开手解释着,“何况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事情的确与我无关。不过,牵扯上这家伙的话……”他说着,手中不知何时已然多了一把银枪,“抱歉,那我可就不得不插手了。我说过的,我负责。”

“是哟,我怎么忘了呢。恶魔要是犯了错的话,负责人也要被牵连呢。”

话音方落,银枪的枪口倏地抬起,径直指向她的脑门。

“他是你的吗?”翎微眯着蓝色的眼眸,眸子里尽是死寂一般的空虚,“不是就给我闭嘴。”

“你疯了?居然拿枪对我。”Erica抱着双臂,不觉皱眉道,“看来是处罚还不够受的。”

“那点处罚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哎呀哎呀,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谁知道呢。”他勾了勾嘴角,平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女人对身后的Kira道,“去医务室等我。”

“那你……”

“别废话。”他扭头给对方递了个眼神示意他赶快离开,“你给我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知道了。”

“你小子……!”Erica刚要上前去追,却被翎的枪抵住了腰间。

“谁敢动。”

他的语调依旧平静,却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威慑力。

“还安排了伏兵呐,Erica。”待Kira离开后,他又开口道,“看来调查组也没多少人嘛。”

“你……”

眼看着屋内的光线愈发地亮,这位调查组的组长终于乱了阵脚。

她知道房间内原本是并没有开灯的。那些亮光来自于扎在四周墙壁上的羽毛,它们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辉,将整个房间照得一清二楚。

“你这个疯子!难道要把整个房间的人都炸死吗?”

“嘛,既然要玩就来点有意思的。”他漫不经心地笑着,扫视了下处在角落里的其他人,“怎么,怕啦?”

“这样会连你自己也……”

“我?我无所谓咯。”少年耸了耸肩,嘴角噙着一丝怪笑歪着头道,“人嘛,总是要死的吧?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导,导师……”蜷缩在墙角的Demi瑟瑟发抖地抱着她的狙击枪,屏住呼吸眼睁睁地望着这一切,不敢动弹任何一下。

“好吧,我可不想跟你玩命。”Erica咬了咬下唇,束手无策的她除了妥协外再无任何选择,“你到底要干什么?”

“很简单,把那蠢龙的伤治好。”

为了保全性命的Erica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要求,同他一起来到医务室。

令她出乎意料的是,Kira竟真的老老实实地按照要求在那里候着翎。

她本以为他会趁机逃掉才是。

“你看,恶魔果真就是怪物吧。”她指着Kira撇了撇嘴,“伤好得那么快还要我来治疗吗?”

“要。”翎不容置疑地吐出一个字,随后又把Kira打量了一番。此时他脸上的伤已然消失,只余下胸前的弹孔还在缓慢地自愈。

看着Erica准备给Kira施加愈术,他抱着臂坐在一旁的座椅上,用半开玩笑却又夹带几分威胁的口气道:“呐,老太婆,你要是敢耍什么伎俩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哟?”

“既然这么不放心的话你怎么不自己来!?”

“我不会愈术。”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摊开双手,冲对方翻了个白眼后又补了一句,“我又不需要。”

在翎看来,愈术是没必要的。

他向来是独来独往,即便是自己受了伤也只是咬牙忍受。可以说对周围一切都很冷漠的他,连同他自身也并不是很重视。

“受重伤时愈术可是很管用的,而且本身能够使用愈术的属性也不多,就三个。”嫩绿色的微光笼罩于她指尖,Erica抬手将灵力附着在Kira的伤口处,一边为他愈合着伤一边对翎说着,“何况光属性又是治愈能力最强的。”

“……”

他忽地陷入了沉默,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半晌,他再次开口道:“托那笨蛋的福,既然已经被牵扯进来,那我就直说好了。”

“说什么?”

“我觉得你们应该深度调查整个事件。”


 

【下一回】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