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十二回

【前文戳这里→第十一回】

 

《淆之界域》第一章  缘起

第十二回

 


“深度调查?”Erica把躲在一侧的Demi扯到面前,指了指这个女青年道,“这个训练生说亲眼看见他杀了医护员,还有什么好调查的?”

“我没有!”话音刚落,Kira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身吼道。

“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吗?”

“我确实没……”

“够了,真是麻烦。”翎揉着白发打断了二者之间的争执,转而望向战战兢兢的Demi。

“……”

一时间屋内异常安静,甚至连几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呐,眼见一定为实吗?”沉默了一阵,翎扬了扬下巴问。

“诶?”紧张的她扶了下眼镜,难堪地立在原地,犹豫了许久。

“一,一定吧,大概。”

“大概?”他把玩着手中的银枪,抬眸瞟了她一眼,“我要肯定的回答。”

“眼见为实,是这样的。”

“哦?”翎淡笑着站起身,背着手踱步至窗边,“我可不这么认为。”

阳光透过窗,穿过薄薄的纱帘洒在他身上。

银白的发丝反着暖人的日光,其中夹杂着几缕不易察觉的淡红与橙黄,显得煞是静谧。

“我曾经接过一个任务。”

“一位店家说有恶魔总在他的店里捣乱,希望能有人来帮忙处理掉那家伙。”他忽地将话题截掉,闭上双眸停顿了良久后直接跳到了故事的结局,“最后我没去击杀也没有阻止那只恶魔,就只是眼睁睁看着那个店家在我眼前——”

“被杀掉。”

他刻意强调了最后三个字,转过身倚着窗台望着脸上写满不可置信的Demi和Erica。

“那是我的第一个任务。”他低下头盯着地板,不禁发出一声嘲讽似的嗤笑。

“为什么……”Demi怔怔地瞪着他,双手按在桌面上质问,“你的任务不是救人吗?明明有实力又那么强,为什么要袖手旁观?!为什么要见死不救?!”

“你知道那只恶魔为什么要杀了他吗?”他抬手轻捻着鬓角,淡然地回问。

“在得知原因之后,我就对那个任务失去兴趣了。相反的,我更想看到那个店家临死前的模样。”

“所以那次不是没来得及,而是你……”Erica有些面色发白地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指尖轻微发颤。

“是咯,我就在现场,怎么会来不及呢?”他咧嘴恶质地笑着,澄澈的天蓝色眸子里除了深渊般的空寂外再无任何杂质,“想救的话,早就出手了。”

“简直是疯了,所以那次,委托人是你杀的?”

“不关我的事呐,Erica。”他缓慢地一步步走到她面前,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我只是,在旁边,看着而已。”

“嘛,言归正传。”他一转身坐在Kira身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问Demi,“呐,你觉得眼见一定为实吗?”

“我,我不知道。”她躲避着他的目光,垂下了眼帘盯着立在门口的狙击枪,“如果说是有什么原因的话,我也……不是很明白。”

“该你了。”翎用手肘戳了戳身边的Kira,“你到底做了什么?”

“昨天晚上,我在闲逛的时候忽然听到拐角那里有动静。”Kira捏着下巴认真地回想着,“就是『咚』的一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一样。”

“啊!”Demi不觉一惊,坐直了身子道,“那个我也听到了。然后等我赶到那附近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他在一个尸体前面。”

“之后呢?”

“然后我就想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嘛。”他一边比划着一边继续回忆道,“到那以后发现是医护员的尸体,而且流了好多血。”

“也就是说在你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么?”翎抱着双臂,闭上眼眸整理着思路,“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嗯——血液温度比较低,而且尸体有点发僵,摸上去冷冰冰的。”

说到此处,翎抬眼和Erica对了个眼神后双方均微微点了点头。

“头发有点潮湿,摸上去也有点凉。”

“还有吗?”

“没什么了吧,我想想……”

“啊,后来我追一个家伙跑到了楼外,之后发生了点意外。”他说着,轻轻拉扯了下套在脖颈上的项圈,“等我回来后那片地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Erica皱着眉不解地问,“一点痕迹都没有吗?”

“没有。”

“那就怪了。”

“……”听他们谈论至此,一旁的Demi尴尬地咧了咧嘴,眼神飘忽地看向别处。

等她将目光移回时,看到的却是翎紧盯着自己的双眼。

这使她不自主地吓了一哆嗦,慌张地又把头偏向一侧以躲避对方的目光。

她就好似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紧张兮兮地想要掩饰什么。

“怎么了?”

“没,没什么。”

Kira又思索了一阵,再次提出了一些线索。“唔,还有就是,我曾经遇到过一个魔族。速度很快,飞一般的就从我身边溜过去了。不过嘛,气味……像是大型犬吧。对了,是蓝色的。”

“蓝色的?类似这种颜色吗?”Erica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塑料袋,里面装着几根蓝色毛发,“这些是调查组在搜查时发现的。”

“是的,就是这个颜色。”

得到确认后,她将物品收回,一手托着腮,言语中略有几分不明的讽刺。“话说回来,连对方的类型都能分辨出来,鼻子真好使。”

“恶魔的感官比人类强不少,这种差别应当是能辨认出来的。”翎懒散地打了个哈欠,用手枕着脑袋悠哉地道,“他们甚至能够通过读取人体周围的空气波动来感知对方的情绪。”

“原来还可以这样。”Erica盯着Kira眨了眨眼,低下头若有所思地嘀咕着。

“关于凶手嘛,我倒是有个大致的猜测,只不过还不能确定。”翎站起身走至门口,简单丢下几句便离开了,“回头我再去调查一下,看看我猜的对不对。”

“喂,你的什么猜测?喂!”没能从对方那里问出结果的Erica气呼呼地跺着脚,赌气撅起了嘴,“这小子怎么总这样。”

她转过身,望向依旧坐在椅子上的Kira,不由得露出一抹欣喜的笑。

可她这一笑反倒让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对方又悬起心来。

“你要干什么?”Kira警惕地盯着他,刚准备起身离开这个房间,却被眼前的女人一把按住手腕,被迫又坐回到椅子上。

他瞪着对方近在咫尺的面庞,血色的眸子里满是烦躁与厌恶。他挪动身子尽力向后方躲避,却不想顶到了座椅的靠背。


无处可逃的他不安地咽了口唾沫,将头扭过去不愿看到对方。

真搞不懂这个家伙!难道是想趁翎不在的时候来解决掉我吗?唔,太可恶了。


“哎哟~别总这么躲躲闪闪的嘛,姐姐我又不害你。”Erica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颊把他的头转回来,“我就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他烦闷地抬手拨开了对方的双手,语调也是毫不客气的冷淡。“什么?”

“他刚说的那个,通过读取空气来感知对方情绪的事,是真的吗?”

“是。通过空气的波动以及气味都可以察觉到别人的情绪变化。”

“气味?”Erica把食指贴在侧脸上,歪着头望向天花板,“情绪也会有气味吗?”

“有,有。”Kira显得愈发地不耐烦起来。

他可不想同这个女人再多待任何一秒,毕竟他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明明前一秒还是一脸的嘲讽,下一秒就突然拉扯着问这问那。天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倘若对方是个威胁,自己还是避而远之为好。

“导师呢?听说她昏倒了。”

“Louise呀,她在里面那个房间休息呢。”或许是出于好奇,又或许只是想测试一下,Erica拦住了正打算去往里屋的Kira,“呐,要是真的能读取空气的话,那我现在的情绪是什么样的?”

“惊喜得要飞起来的感觉。”他白了她一眼,绕过去打开了门。

在看到屋内的情形之后,他略微怔了一下,随后退出了房间,默默地将门关好。

另一面,Erica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她就像小孩子发现什么新奇的玩具一般,自顾自地拍着手道:“好像还挺准的。”

“哎对了,那你看翎的是什么样的?”

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口一句话,实际上却是在暗中验证她的猜测——那个银发少年究竟会不会产生情绪变化。

“……”沉默了半晌,Kira终是叹了口气摇头回应道,“他的,我什么也感受不到。”

“咦?”

“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果真是……”她不自觉地垂下了眼眸。自己的推测分明是正确的,可她心底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哎不说这个了。Louise她怎么样了?”Erica勉强地咧出一个笑容,故意岔开话题问。

“屋里没人。”

“什么?”她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前去推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无比杂乱的一切。

整个房间就好像是经历了入室抢劫一般,所有的柜子和抽屉全都被打开,无一幸免。柜子里面的东也都西七零八落的摊于地面。可以知道的是,一定是有什么人在这里翻箱倒柜地找寻某样东西,才使得房间遭受如此浩劫。


 

【下一回】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