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十五回

【前文戳这里→第十四回】

 

《淆之界域》第一章  缘起

第十五回

 


“虽然对于人来说,那家伙的体型有点大,不过确实也没什么难办的。”Kira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轻点着头表示赞同,“但是……”

“但是为什么你会攻击错目标,而且在那之前,又没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呢?”翎很是自然地接过了他的后半句话,并推测着解释道,“我想对方应该是具有『复制气息』的能力吧。”

“复制气息?”

“是咯。当视觉条件极差的情况下,恶魔就会通过气息来辨认对方,是这样的吧?”

“嗯。实在看不清的话,用气息来分辨是最好的办法了。”

“通过复制他人的气息来伪装自己,这样别人就不会发现自己了。”

“唔,好狡猾。”

“要说那家伙倒也不傻,懂得偷换气息来掩人耳目。”翎掸了掸被单,安稳地躺好准备休息,“嘛,总之老太婆已经被它盯上啦。”

“呃,所以接下来……?”Kira也盖好了被子打算入睡,“要怎么做。”

“那个嘛——明早再说,先睡吧。”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子,照射于还在熟睡之人的脸上。

宿舍内,已整理好穿着的翎伏在下铺边缘,一手托着脑袋观察着尚未醒来的Kira。

仍在酣睡之中的他蜷缩在被窝里,头埋得深深的。

那模样就像是一只缺乏安全感的小猫一般。

不过,也确实是那样。

他伸出手,打算去撩对方那几撮稍长的鬓发。

“!”还未等他触及他一丝一毫,Kira便猛地惊醒,下意识地用力抓住了翎的手腕。

短暂的停顿过后,他总算是看清了眼前的人是谁。

Kira立即松开了手,一下子从床铺上坐起身。“呃!对,对不起。”

“力气好大。”翎活动着刚刚被抓痛的手腕,微微皱了皱眉,“警惕性蛮高的嘛,我还没碰到呢。”

“……”他垂下眼眸看向一侧,血色的眸子里暗含着说不出的苦闷。

“喂,别愣着了,快点起床去吃饭。”

“唔哎?”他回过神来,发现翎已经不在屋内了,“啊啊……”

他揉搓着白发,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后从一旁的桌面上取下外衣。

“喵,你不觉得吗?”见他理好衣着,坐在上铺的黑猫忽地开口了。

“?”

“他好像有点在意你呢。”

“诶?有吗?”

“我和他认识了将近七年,从没感受过他有过什么情绪上的波动。”Suzu扭过头去望向宿舍的大门,缓慢地摆着尾又转过头来看向站在地面上的Kira,“但是喵,昨晚他曾经表现出高兴的情绪,不是吗?”

“是,是这样没错。”他眨了眨眼,点头表示赞同。

“而他之所以会产生这种情绪变化,都是因为你。”

“……”

短暂的沉默后,他犹疑地抬起头向对方确认道:“我……吗?”

“呜喵。”

“这么看来,翎也是有『心』的。”Suzu安逸地舔着爪子,眯着眼随意地摆动着尾巴,“他还活着。”

“……”

“Kira,”她从床上跳到了下方的桌面上,昂头盯着他道,“我不想让他死,你能帮我救救他吗?”

“……”

黑猫慢慢地站起身,用两条后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蹲坐于桌面上,并把两只前爪抱在一起。

“目前来看只有你能帮他了喵。”她瞪着那对金闪闪的大眼睛,用令人心疼的腔调哀求道。

“我……”Kira迟疑着,他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没有『心』的话,的确是和死掉了的家伙没什么区别。可是要怎么样才能救他?我到现在对他还是……

还是一无所知。


“呜咪,你不必苦恼什么。”Suzu似乎是察觉到了他在思考什么,便又开了口,“只要跟在他身边帮忙照顾好他就可以了喵。”

“诶,这样就可以吗?”

“喵呜。”她坐在桌面上,郑重地点了点头,“他可是我的恩人喵,今后就拜托你了。”

“恩人吗?”Kira若有所思地喃喃着,“我知道了。”

学院的食堂内,已经吃过早餐的翎坐在一张桌前,用手指随便地在桌面上划拉着。

“动作好快。”Kira端着装有几张肉馅饼的盘子坐到他对面。

“谁跟你似的总那么慢吞吞的。”他双手枕着头,身子微微向后仰去,“各种方面都是。”

“什,什么啊?”

“尤其是——”翎望着正在大口进食的对方,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太阳穴,脸上露出一抹怪笑,“是吧。”

“唔?唔!”塞了满口食物的Kira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清楚的语句来,只得瞪着眼气愤地指着对方,“唔唔唔嗯!”

“哈?这是什么意思哦?”他假装什么都没明白的模样笑着继续挑逗道,“哎——不说话就是赞成我的说法咯?”

“赞成个头!”他快速地将口中的食物强咽下去,愤愤然拍了下桌面。

“哦呀?”

“真是,恶趣味。”

“哈哈哈。”他笑着,蓝色的眸子却依旧是宛若寒冰一般——毫无生机,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被冻结了似的。

 

虽然能感觉到他确实是有点开心,可眼神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而且情绪的波动也实在是太细微了。

为什么会这样?

Suzu曾经跟我说他的『心』已经死掉了,可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唔,也许过去发生过什么,受到刺激了吧?不过我对他还并不了解。

罢了,以后找机会问问就好。


“哦哟~笑得挺开心的嘛。”一个女人的声音忽地从一侧传来。顺着声源,二人看到的是一脸媚笑的Erica。

“……”他们彼此交换了下眼神,随即陷入了沉默。

“哎呀,怎么,姐姐我打搅到你们了吗?”

Kira厌恶地偏过头去,于喉咙内嘟哝道:“还真有自知之明。”

“你刚说什么呢?”

“没什么。”他顿了顿,想着该如何岔开话题,“对了,导师怎么样了?”

“Louise嘛,还没找到呢。还有昨天那只恶魔也是,组员们几乎是连夜搜遍了整个学院,也没发现什么线索。”Erica颇为苦恼地歪着头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事实在是太令人头疼了,“还有,因为重剑组导师行踪不明,组织内又调来了新的教练。”

听闻这话,Kira不由得一惊。“新的?!”

“哎呀,不用那么紧张啦,和你没关系的哦~”

“怎么会没关系!我也是……”

“因为你不参与集体训练。”她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将脸凑到Kira面前,“你将会接受单独训练。”

“什……”一股莫名的危机感袭上心头,他慌张地望向坐在对面的翎,祈求对方能帮自己一把,“这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比起单纯是口头传授技巧,实战来得更快一些。”翎悠哉地倚着座椅,淡然地勾了勾嘴角,“说不定还能自己找到些新的技巧呢。”

“哇啊?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意思就是,她会帮你进行实战演练哦。”

“要我跟这个大妈实战吗?”他挣扎着想要推开眼前的Erica,却被对方猛地用拳头砸了头顶,“好疼……”

“真是的,现在的小鬼怎么都这么过分。”Erica说着,偷瞄了眼坐在一旁的翎,“一个个地都这样,人家明明还很年轻。”

“啊~~”翎将头扭到一侧以免看到她的脸,并发出不耐烦的声音,而后抬手按压着额角。

“你这个『啊~~』是什么意思?不满吗?”

“嗯?没什么。”

“小子,你这模样真是可疑。”

“是吗?”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冲对方挑了挑眉,“话说回来,调查组还真是没用呐?那么大个目标都找不到。”

“你,你说什么呢!”Erica气得咬着牙根道,“确实是找不到!你要是这么有能耐的话你去找。”

“诶诶……”被放置在旁边的Kira不知所措地看着忽然吵起来的两人,目光在二者身上来回移动着。

翎闭着眼,仍是一副悠然自得地模样倚在座位的靠背上。“我?懒得去。”

“那你还说。”

“本来嘛,又不是我的任务,和我没关系咯。”他摊开手,轻蔑地瞟了眼双手按压着桌面的对方,“不过呢,地下的冷冻库搜过了吗?”

“那,那种地方!”Erica嘟着嘴压低了声音,她是知道的,像冷冻库这种温度较低的地方对于苍狼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可她却忽略了,“没有。”

“呿。”

“……”

“怎么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似的。”望着她那窘迫的神情,翎抱着双臂问道。

“的确是有点严重,因为组员们并没有什么发现,所以我就让他们都返回总部了。”

“什么?!”

Kira用手撑着脑袋,嘲讽似的叹了口气。“就像上次那样,感觉完全就是在应付差事。”

“也就是说,现在只剩……”

“只剩我们几个了。”他轻点着头,转而望向位于桌对面的翎。

“真是麻烦,老太婆。”

“……啊哈哈哈,人嘛,难免会犯错的,对,对吧?”Erica勉强地露出笑容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摆了摆手后退着道,“那我去找相关人员要开启冷冻库大门的磁卡,先失陪了,哈,哈哈哈。”

“啧啧啧。”待她离开后,翎不禁摇着头发出一连串的声音,而后又抬头看了眼挂在食堂墙上的表,“快到训练的时间了。”

“诶?确实是。”Kira昂头看了眼时间,眨眨眼思考了几秒后又问,“那调查冷冻库的事……”

“我得去盯着那些训练生。”他站起身,整了整衣襟,“你和她去吧,反正你也不用去参加集体训练。”

“就我们两个?”他撇了撇嘴,有点不大情愿。

Kira并不喜欢和Erica相处,但是要说特别讨厌的话,倒也算不上。只是有点不想接近她罢了,毕竟曾被她“虐待”过。

翎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嘛,叫上Suzu吧,她或许能帮上点忙。”

“唔。”

“那我先走了,你们去调查冷冻库的时候可要小心点。”

“知道。”


【下一回】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