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十六回

【前文戳这里→第十五回】


《淆之界域》第一章  缘起

第十六回


 

“咿——拿到磁卡了。”回到Kira身边的Erica左顾右盼地找寻着翎的身影,“那小子人呢?”

“工作去了。”

“也是呢,快到训练的时间了。”Erica晃了晃手中的磁卡,显得有几分苦恼,“不过只有咱们两个去调查冷冻库的话……”

“他说可以带上Suzu。”

“Suzu?”

“呃,说来你还不认识她吧?Suzu是……”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那个猫女也在吗?”

“诶?原来认识。”

“那当然,她所在的那家咖啡厅可是组织内负责联络的据点之一,怎么可能不认识。”Erica一脸得意地道。

“其实她之前也在你面前出现过,看来是你没注意。”

“咦?我不记得来学院后见过她。”

“是以猫的模样。”

经过对方的提醒,Erica才反应过来,在学院内确实时常能看到那么一只黑猫。

“什么嘛,原来那只猫就是她呀。”

“哎,不说这个了,赶快叫上她走吧。”她拉起Kira的手,将其拽出食堂。

“呜喵,调查冷冻库?”跟着另外二人前往地下的Suzu不禁打了个寒战,用双臂抱紧自身哆嗦着。

猫是怕冷的,即便是身为恶魔的她有着一定的环境适应能力,可她还是耐不住太过的寒凉。

“你也不必跟我们一起进去。”Erica一边带路一边道,“只是以防万一,需要有人在外面看着。一会儿我们两个进去调查,你在门口守着。”

“知道了喵。”

“说起来,你们两个都有他给的标记呢。”她看了看套在Kira脖颈上的项圈,又看了眼Suzu手腕上的圈环道,“铭牌是银色的,而且还没刻负责人的名字,总让我以为那是仿制品。”

“那正常的应该是什么模样的?”Kira不觉好奇地问。

“金色铭牌,上面会刻有负责人的名字。”

“名字诶……”他低下头,用指腹抹擦着项圈上的银白色金属,若有所思。

“因为想在那个项圈上刻下我真实的名字,而不是一个代号,所以用『空白』来命名。”Suzu低下头喃喃地回忆着,“他当初是这么说的。”

“原来如此,还真是符合那小子的作风呢。”

“那为什么不直接刻上去?”他忍不住追问。

“……”

一时间另外二人都陷入了沉默,Erica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四处张望着,而Suzu则是垂下耳朵看向别处。

“诶——”

他并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在人类之间,问名字这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竟会久久得不到答案,不禁让人感到奇怪。

不过对于恶魔来说,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是有特殊意义的——那是对对方的认可,是一种完全的信任。

当然,关于自己完整的名字,Kira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或许是还不能够取得他的信任吧。


他只是单纯地用恶魔的思维来理解着,并未多考虑任何。

“到了。”在一个巨大的铝合金门前,Erica停下了脚步。

四周的一切都静悄悄的,隔着门板,三人就能感受到其内部的寒凉。不幸的是,他们并没有什么可以抵御低温的防寒服,只能硬着头皮进去搜寻。

“嘀——”卡片从识别器一侧的卡槽上划过,提示灯即刻由红跳转为绿色,随着咯牙的声音传出,冷冻库的大门缓缓开启。

咄咄逼人的寒气迎面扑来,冷得刺骨。

“那我们进去了,你在外面注意点。”Erica将开启大门的磁卡交给Suzu,“有什么情况及时叫我们。”

“知道了喵。”

由于温度过低的原因,冷冻库内部的地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滑倒。

“这地方……真冷……”本就没穿多少的Erica用双手快速地摩擦着双臂,一边前行着一边道,“你,你不觉得……冷吗?”

“我们魔族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可没人类那么弱。”他回头瞥了她一眼,减缓了点速度以便对方能跟上自己。

她快步凑到他近前,刚打算开口打压他的时候,却意外地感到有一股暖流将自身包裹起来。“哎,好暖和。”

她注视着Kira正在搜寻的背影,不觉皱了皱眉。

关于对方的大概信息,她还是知道的,毕竟私底下和翎谈论的时候也多少提及过他。

可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只具有暗属性的家伙在这种低温环境里竟会向周围散发出如此暖人的温度。

“不过就算是适应能力强,在这么冷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召唤点火焰出来暖暖身子呢?”跟在一侧取暖的她忍不住发问。

“咳呃!”听到这个问题的Kira不自觉地咳嗽了一声,随后窘迫地转过头,脸上写满了尴尬,“这个,这个……”

关于火焰,是他一直在回避也不愿提及的话题之一。尽管是出生在狱火魔龙的家族之中,身为家族成员的他却从未燃起过属于他自己的火焰。

甚至是连一丁点火星都没冒出来过。

“怎么了?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

“我……”他闭上眼眸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根本就不会使用火焰。”

“诶——可我听说你是……”

“是,我的确是从那个家族出来的。”他一面继续调查着,一面解释道,“可你也应该注意到了,我并没有操控火的能力,反倒是能够利用暗影来作战。”

“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因为无法拥有自己的火焰而被同族其他孩子嘲笑并排斥着。”

“我真的很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母亲却告诉我说,『也许只是比其他孩子会得晚一点吧。』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地去练习该如何控制火焰,即便是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至少能操纵外界的火焰也算不错。”

“但显然是事与愿违,无论怎么尝试我都不具有控制火的能力。对于家族来说,不会使用火焰的个体就是极为弱小的存在。没有谁会去在乎,更没有谁会同情。他们会任其自生自灭,甚至说对其进行群体攻击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我……在失去了妈妈的保护后,从那里逃……”他垂下眼眸,声音也不觉压低了许多,“不,是被驱逐了。”

“这,这样啊。”Erica咧了咧嘴干笑着,她转了转眼珠,随即换了话题以驱散这种令人难受的气氛,“有个问题我一直有点好奇。”

“什么?”

“你们恶魔这种生物吧,我觉得挺奇怪的。”

“唔?奇怪吗?”

“你看,有的恶魔可以像你这样具备人的形态,有的则是像这次的目标似的是那个模样。”她一手托着另一手臂的肘部,抬手撑着侧脸,歪了歪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呀?”

“这个——”他低头思索了一阵,琢磨着该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当个体成长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具备这种类似人类的模样。但是这个程度并没有明确的界限,毕竟每个种族的转换点都不一样——有的天生就完成了转换,有的可能一辈子也无法进行这种变换。”

“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就会找一处合适的地方去进行这两种形态之间的过度,也就是再孵化。由于具备了新的形态,而且中间又需要重新孵化,所以这个过程又叫『煅化』。”

“煅化之后就很容易融入到人类群体之中了嘛,毕竟外貌都差不多。因为转换的时候并不消耗灵力,因此煅化过后的魔族还可以像Suzu那样在两个形态之间随意转换。”

“啊~~原来是这样。不过既然煅化是需要再孵化的话,那倘若在这个过程中遭到袭击怎么办?”

“……”这个问题令Kira的脸色变得阴沉了几分,他停顿了数秒后回应道,“没有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在煅化过程中虽然有着朦胧的意识存在,却也做不了什么。所以有一部分魔族会选择放弃煅化,以免在这个过程中受到外界的攻击而丧命。”

“那也就是说,处在这个过程中的恶魔是很脆弱的了?”她近乎是紧贴着对方的身子,以便能够取暖。

“是。”他下意识地避开凑过来的对方,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

他们又向冷冻库的更深处前进了一段距离,不知为何,Kira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眼前是数不清的箱子,大大小小的堆叠在一起,宛若一座小山。

“就在这附近了,我能闻到那家伙的气味。”

“这么多箱子,要把这块地方仔细调查一遍可不容易。”想到接下来会很辛苦就觉得头疼的Erica一手扶着额头,话语中隐约透露出几分不情愿,“不过他那么大的体型,应该是躲在这些箱子后面吧?”

“嗯。”他望向一个角落,谨慎地朝那个方向一步步靠近着,“从感应到的气息来判断,应该是这边。”

“还是蛮灵的嘛!”她四下里张望着,没有丝毫戒备的意思,“有你在就省事多了。”

“!”

正在向角落处贴近的Kira忽地愣了一下,而后又转过头偷偷看了Erica一眼。短暂的思考过后,他又迈出步子继续凑近。


啊,果然是像翎说的那样,有着复制气息的能力吧?


“呜喵!!!你们两个……!”

“咦?怎么了?”听到叫喊声的Erica猛地回过头,发现冷冻库的大门正在缓缓关闭,“糟糕,门要关了!”

“什么?!”他闻声立即扭过头,却不想一个巨大的身影趁机从堆积的箱子后方窜了出来,“可恶。”

事情的变化之快已容不得多想,Kira一把将她推开,躲过这一次的扑击后紧跟着召出剑刃。

“呜噜噜噜……”眼前的淡蓝色巨兽发出阵阵低吼,摆动着尖利的爪子警惕地瞪着他们。

“先撤退吧,大门就要关闭了!”Erica紧张地盯着空间变得越发越小的出口,咬牙道。

“你先走。”他一面应着声,一面抬剑挡住了由那只苍狼降下的冰锥。

“那你……”

“别废话,走!难道你想冻死在这鬼地方吗?!”他厉声吼着,抵挡住敌方的攻击后迅速揪起了她的衣领,不容分说地将其朝门口丢去,“明明是个人类,就不要逞能了。”

“……”

要说Kira的力气倒也不小,别看他表面上显得并不是多么健壮。这一扔竟直接把Erica抛到了冷冻库的大门口。当然,倘若不是她及时用藤蔓护住了自身,恐怕就非要摔出伤来不可。

“真是粗鲁。”她望着帮自己拖住巨兽的他抱怨着,转过身迅速从已经变得并不宽敞的缝隙中溜了出去。

就在她慌慌张张从冷冻库内逃出,踏到外面地上打算去呼喊对方时,厚且结实的铝合金大门关闭了。

在最后那一瞬的夹缝之中,她看到正在同目标对抗他回过头来,露出一抹浅笑。

留在库中的Kira脚下一蹬,骤然后跳开来同眼前的大家伙拉开了距离。稳住身形的他一甩剑刃,血色的眸子里充斥着暴戾。“呵,碍事的家伙总算出去了。”

“咕噜噜!”位于其对面的苍狼气势汹汹地从口中呼出一团团白雾,绿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幽光。


【下一回】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