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一章 缘起 第十七回

【前文戳这里→第十六回】

 

《淆之界域》第一章  缘起

第十七回

 


“怎么回事?大门为什么会突然……”Erica转过身来看向Suzu,发现她正竭力拽着一个正在挣扎着想要逃跑的女青年。

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那位女青年低下了头,试图用并不算长的头发遮住自己的面庞。

“嗯?这人有点眼熟。”她走过去扯住了那人的肩膀,抬手扣住对方的下巴强行令其抬起了头,“是你?!”

眼前的女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她先前用来充当诱饵的Demi。

“现在不是训练时间吗,你怎么会在这?”

她紧闭着口,只字不提。

“就是这个人突然冲出来,把我手中的磁卡夺走后,按下关闭大门的按钮。”Suzu耷拉着耳朵,很是担心还留在冷冻库内的Kira,“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她把磁卡丢到哪里去了喵。”

“她把磁卡丢了?!”

“呜咪。”

“天呐,冷静,冷静。”Erica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按压着额头自言自语道,“我记得为了以防万一,冷冻库的大门还可以手动开启。”

“应该是……”她四下里环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一个巨大的、类似阀门一般的开关上,“在那里。”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试图转动开关。

由于这里设施的时间有些久了,再加上临近冷冻库,这开关不但被锈蚀,而且还被冻得死死的,使得Erica根本无法转动开关一丝一毫。

“啊——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她焦躁地抓着头发,急得直跺脚,“龙崽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小子非得毙了我不可。”

“诶?对了。”她忽地转过身,对Suzu道,“去把翎叫来,或许他有办法。”

“那你来看着这个人,可别让她跑了喵。”

见对方用藤条把Demi绑了个结实,她这才放下心,快速地奔出去去请求救援。


“慌慌张张地到底怎么了?”

“有人在,Kira他们进入库里,调查的时候,关闭了冷冻库的大门。”Suzu拽着翎的袖口,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道,“而且,现在磁卡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手动装置,也……也打不开。”

“卡被丢了?”他一翻手腕,反手抓住了她的手,“上来。”

她略微怔了一下,而后立刻化作黑猫的模样,顺着他的手臂溜到对方的头顶上。“喵嘶!就是之前那个女生,她把卡扔掉了。”

“哈,难怪她今天没来参加训练呢。”翎说着,不觉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事情的大概我已经知道了。”与Erica见面后,未等对方开口,他就先发了声。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他转过身,抱着双臂质问Demi,“嗯?”

“因为,因为……Kira他,他是个恶魔啊!”她的眼中蒙着一层恐惧,身子也在不自觉地发颤,“那种生物……那种害人的东西,还是……还是除掉……比较,好吧?”

“咪嗷。”伏在翎头上的黑猫歪了歪头,露出利齿发出颇为不满的叫声。

“总之,总之我是……我是怕他,去害人,所以才……”

“啪!”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眼前的这个银发少年抡圆了胳膊,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哎呀!”在一侧旁观的Erica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原本趴在翎头上的黑猫也吓得跳落至地面。一人一猫相互交换了下眼神,随即吞了口口水,安静地在一边保持着沉默。

这一下打得倒不轻。几缕稍显凌乱的发丝垂下,略微遮住了她的侧脸。Demi捂着被打得发红的面颊,怯生生地抬起头望着他。“导,导师……?”

“滚。”

他的语调很是平静,听不出任何恼怒的意味。但正是这样才更加令人觉得可怖——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怒火,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危机与压迫感。

“你打算怎么办?”见对方于紧闭的大门前停下了脚步,Erica试探性地问。

他开口,不假思索地吐出了两个字:“炸了。”

“咪呜?!暴,暴力解决喵?”

在熟悉他的人眼中,翎是个无论何时都能保持冷静、极其沉稳的人。可刚刚提出的方案却给人一种并未经过深思熟虑的感觉,就好像是脑子一热而做出的决断一般。

“开启大门的方式只有两种。而现在磁卡丢了,手动装置又打不开,难道要费时间去找卡或者再请人帮忙处理开关问题么?”他轻捻着手中的羽毛,回眸望了下那三人所处的位置,“有阻碍的话,破开不就好了!”

说罢,他甩手将一根根洁白的长羽抛出,使其钉在门板之上,紧跟着翻身后跳至她们身边。

“老太婆,防护。”

应着他的口令,Erica用粗壮的藤蔓结出一片厚实的防护网,将大家保护在网后。

一根根羽毛散发着金色的光辉,愈发地耀眼。

大门爆破的声响骤然传出,震颤着众人的耳膜。碎裂的门板一块块砸向地面的同时,一股寒流也随之扩散开来。

透过藤网的缝隙,翎看见了略显疲惫的Kira正和一只伤痕累累的苍狼对峙着。

“呜——突然觉得有点冷了。”Suzu竭力地蜷缩着身子,使自己缩成一个毛团,并用脖颈处的绒毛盖住身子来取暖。

“看好她们俩。”简单地叮嘱过后,这个白发少年一闪身便窜了出去。

“搞什么,我自己就能对付这家伙的。”Kira瞟了眼前来支援的翎,有些恼地道,“你明知道那家伙会……!”

正说着,浓郁的白雾逐渐散开,继而将整个区域吞没。

“又来。”他烦躁地瞪了站在自己身边的翎一眼,咬着压根道,“这下好了,我说不定会不小心把你们都杀掉。”

“那倒不至于,能看见的话,就没必要根据气息去判断对方的位置了。”他将双手拢在身前,使星星点点的光斑渐渐聚在一起,继而凝成了一个宛若水晶般透亮,散发着耀眼光芒的球状物。

他抬手,轻轻地把那光球托起并送至空中。

悬于半空的光球就像是一个小太阳,它所发出的光亮并不刺眼,但却足够驱尽他们眼前的这片朦胧。

弥漫的雾气在明亮的光照下变得越发地稀薄,不多时便都散去了。

“呜嗷?!”正打算向冷冻库内部冲去的苍狼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它没想到自己的用来蒙蔽对手视线的雾竟会这么快就被破开。这只巨兽摆平了尾巴下伏着前身,咬着利齿一副几欲拼命的模样。

它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再加上之前具有麻痹作用的毒还有少许残留,它的动作也就变得有几分迟缓了。

可即便是如此它也没有丝毫想要逃离的意思。

它不愿逃,也不能逃,更无法逃。

“这下就好办多了吧?”翎不知从何处抽出了他的银枪,于手中旋了一周后瞄准了目标。

“咕噜噜嗷!!!”已经显出疲惫的苍狼咆哮着,它露出尖锐的齿爪,召出大量的冰锥朝翎刺去。

它瞪着那对满是怒火与不甘的绿色眼眸,恶狠狠地盯着站在一侧的Kira,锐利的爪子在地面上留下几道抓痕。

翎滑动着步子灵活地穿行在密集似雨的冰刃之中,虽不能避开全部的攻击,不过也能躲过一小部分。纵使那些利刺将自身划伤,他也并没有减慢速度。眼看目标就在近前之时,他猛地将身体后仰,借助惯性近乎是贴着地面从苍狼的身下溜过。与此同时,两声清晰的枪响迸出。

那只巨兽发出一声凄厉地哀鸣,方才那两下显然是命中了它的要害。

它强撑着自己的躯体试图保持住平衡,却不想一个踉跄使得自身一头栽倒在地。

“唔……!”翎捂着手臂上的伤口,痛得咧了咧嘴。血水顺着他的指尖滑落,一滴滴地坠于地面,打出鲜红的花斑。

“哎呀哎呀,总算是解决了。”Erica小跑着来到他身前,伸出手催动灵力为他进行恢复治疗。

“呜噜,咕呜噜噜……”命数将尽的苍狼望着有些发愣的Kira,喉咙里发出了几声低吟后便缓缓地闭上了眼,微喘了两三口后就断了气。

“……”

Kira收起了剑刃,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走上前去,蹲下身沉默地拭去了挂在那巨兽眼角的泪珠。

他抬手,轻轻合上了对方那已经涣散的绿眸后又将手置于那苍狼的腹部。

冰蓝色的光亮笼罩着苍狼的尸体,以他的手为中心,那巨兽的身体在逐渐化为如粉一般的碎屑。

零零星星的碎屑闪烁着令人着迷的淡蓝色微光,一点点地飘散在空中,最终随气流散尽。

“好,好漂亮。”Demi呆愣愣地望着那些尚还闪着微光的粉尘,情不自禁地叹道。

“喵,是渡灵呢。”

“渡灵?”

“就是在其他魔族死亡后,具有分解能力的魔族可以对其尸体进行分解,使其化作发着微光的碎片散在空气之中。这种仪式被我们称为『渡灵』。”Suzu耷拉着耳朵,一边表示惋惜地望向Kira,一边向Demi解释着,“其实就和你们人类的抛骨灰差不多喵,渡灵也算是表达对死者的一种尊重。”

“这样啊。”

“还好吧?”接受过治疗的翎来到了Kira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嗯。”他应着声,起身点了点头。即使他是装作一副没什么的模样,可他那暗藏着沮丧的表情却全然被敏锐的对方捕捉到了。

“这可不像是没事的模样哦?”翎踮着脚尖抬起手戳了戳他的龙角,试图让他打起精神来,“它跟你说什么了?”

“她……”Kira犹豫着,他不知道将实情说出来后会引发什么样的结果,“她说……”

“呜嗷,嗷!”

几声高叫从冷冻库的内部传出,又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下一回】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