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二章 亡魂 第十九回

【前文戳这里→第十八回】

 

迷迷糊糊地坠入了一片金色的世界。

周围满是枝叶茂密的参天大树。金黄的叶片纷纷扬扬地飘零着,最终缓缓落地,同地面上的金色融为一体。

四下里一片静寂。只不过时而会有两三只小雀掠过,站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哼唱着它们的调子,随后又扑着翅膀向某个方向飞去。

好像是要带我去哪里一般。

最初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待到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身处在这片看似毫无边际的密林之中。偶尔会有阳光顺着枝叶的间隙溜过来,于地面留下几点斑驳。

我抬头,跟随着那几只小雀,向树林的深入走去。

脚下踩着的是堆积得厚若毛毯般的落叶。


我想,这或许是一场梦。不然怎么会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此地的呢?


不知是走了多久,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开阔起来。越往前继续行走,附近的树木就越发地少,积于地面的落叶也愈发地薄。


骤然间,鸟鸣声消失了。

那几只雀鸟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片满是金黄的世界里。

不,也许我不是这里唯一的一个。

就在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中央,有一颗枝干粗壮,而且也是金色叶片的树。在那棵树下,我发现了一个身影,好像是个女人。

没错,一个背对着我的女人。

我谨慎地靠近,正打算询问什么的时候,对方忽地转过了身。

那一刻我分外明确了。我确确实实是在梦里。因为这个距离,这个几乎近在咫尺的距离,应当是能看清对方的面容的。

可我却不能——那女人的容貌是模糊不清的。

“你来了?”她的声音很柔和。

“……”

她似乎是在等候着我的到来。

而事情的变化却容不得我思考些什么。就在眨眼之间,漫天的金色顷刻间化为干枯而又死寂般的黑褐色。原本静谧安详的四周充斥着凄厉的惨叫声。

而当我抬眼望向那个女人之时,看到的则是一滩鲜红的血水,以及被赤红所染的、她刚刚穿着的那身服装。

我知道这是场梦,我想摆脱它,可我却醒不过来。

附近的一切都陷入到阴沉的黑暗之中,周边的声响也渐转嘶哑,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崩塌。有什么从我背后窜出,捂住了我的嘴,随即将我拖入更深的地带。

好像是无休止地坠落一般……

————————————

《淆之界域》  第二章  亡魂

 

第十九回


 

“……!”

躺在床上的银发少年猛地睁开了双眼,天蓝色的眸子里残存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

 

啊啊,总算是醒过来了。

 

他坐起身,用手背拭去于额角渗出的冷汗。

 

居然会做噩梦?真是意外。

 

他侧过头瞥了眼睡在床铺另一边的身影,轻轻地从鼻间发出一声嗤笑。

 

这蠢龙睡得可真踏实。不过也许就是因为蠢所以才不会做噩梦吧?唔……有这样的说法吗?

管他呢。


少年翻身下了地,从立在门口的衣架上取下他那如雪般纯白的大衣,紧了紧衣襟后便从房间一侧的玻璃门处进了阳台。

 

怎么会突然做噩梦呢?而且还是那么奇怪的梦境。


夜空之下,他坐在房顶上,托着腮望向悬于天边的苍白的月亮。

“嗒。”隐隐地听到了关门的声音,银发少年斜眸向下方的声源处瞟了一眼。

“你没睡着?”

“睡是睡着了,只不过有动静,就醒了。”Kira慵懒地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哈欠后爬上房顶同对方坐在一处,“你应该清楚,恶魔的感官比你们人类强不少。”

“是,是,是哦。不过也存在某些智力不足的哟?”

“你说什么?!”

“哈,没什么。”他嘴角噙着淡笑着躺了下去,双手枕着头眺望着墨色的星夜。

“喂喂,我说——”

“嗯?”

“我的名字都告诉你了,你也得……”

“告诉你我的,是吗?”少年悠哉地躺在屋顶上,翘起的二郎腿时不时晃荡几下。

“对。”

他闭上双眼,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以为你知道。”

“诶?!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根本就没说过,也没有任何人跟我提起过。”

对方静默地伸出手,将一根洁白的羽毛举到他眼前。

柔顺的长羽在月光的照耀下反着淡淡的银辉。

“翎。”

Kira伸手接过他所递过来的羽毛,不满地皱了皱眉,“这也太敷衍了。”

“敷衍?”

“你的代号我当然知道,我想要的是你的名字。”他短暂地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你真实的名字。”

“名字啊,忘记了。”

“忘,忘记了?!”他惊诧地瞪大了他那血色的眼眸,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紧盯着对方。

“忘记啦,忘记了呐。”翎却仍旧是那副悠哉悠哉的样子,翘着的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名字嘛,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可是……”

“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不记得我的名字。”他微微睁开眼眸,蓝色的眸子里是摸不到底的空洞。

那正是Suzu所提到过的,宛若死掉了一般的眼神。

“……”Kira失落地垂下头,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样啊。”

“不过,”翎猛地一打挺坐起身,“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有些好奇我的名字了呢。”

“咦?”

“嘛~~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做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

“我会去找寻我的记忆及过去,然后告诉你答案——作为回应你的,我的名字。”

“……”

夜间清凉的风拂动着他们二者的发丝,沉默了半晌,Kira再次开口道:“一起去找吧。”

“啊?”他扭头,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对方话中的意思。

“我是说,我要跟你一起去。”

“啊啊,一起呐。”翎垂下眸子抬手揉着额角,略微停顿了几秒后总算是给了个勉强的回应,“也行吧。”

“你这反应——”他犹豫了一下,稍显在意地问,“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不妥?没有吧。”他站起身,双手插在口袋之中眺望着远处的夜景,“只是我没和别人一起行动过,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听说一直以来你都是一个人。”

Kira抬眼望着对方那雪白且略显矮小的背影,顿了顿又道,“很辛苦吧?”

“……”

他沉默,昂头瞪着墨色的穹顶,缓缓吐出一口气。

良久,他轻耸了耸肩痴笑道:“哈,辛苦吗?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这种回答真是莫名其妙。


“我先回去继续睡觉咯,等天亮之后应该就会接到大叔的消息吧?”翎忽地跳下房顶,打开阳台的门返回屋内。

“诶——等下。”Kira忙跟过去,关好门并带上纱帘后继续追问着,“你刚说的『大叔』是谁?”

“所谓大叔嘛,就是个像老妈子一样的成年男性,燚空总部的现任部长。”

“部长……应该很厉害吧?”

“什么啊,大叔可是个一点灵力都没有的普通人哟。”

“咦?!”

他脱下大衣将其挂回到衣架上,而后溜回床边,翻身上了床。“不过管理及处事能力很好就是了。”

“这样。”Kira枕着头,透过纱帘望向窗外。夏日的夜晚,苍白的月光照射着熟睡的圣亚利克(Yallic)。

从远处望去,只得隐约看到这座被薄雾所笼之城的轮廓。

那依稀泛着银辉的轮廓在雾气中轻微抖动着,显得有几分诡异。

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起床了,蠢龙!”次日,一声厉吼扰乱了尚还在被窝中呼呼大睡之人的清梦。

而被吵醒的Kira并没有睁开眼,他微微皱了皱眉,将身子蜷缩得更紧了几分后便又迷迷糊糊地睡下。

“喂,快点起来。”翎一把抓起裹在对方身上的被子,蛮横地将其掀起并丢到一边。

“干,干什么!”无法继续入睡的Kira气呼呼地从床上弹身而起,他恼怒地瞪着眼前的这个“烦人的骚扰者”,不觉露出尖锐的利牙。

“哦哟~起床气还蛮大的嘛,你那眼神是怎么啦?嗯?一副想要吃掉我的样子呢。”

“哼,难得有机会睡个好觉,却要被你这家伙吵醒。”

“啊~啊,那可真是抱歉呢。”他摊开手,轻轻勾了勾嘴角,“不过我觉得我让你一觉睡到大中午已经很仁慈了呢,以前的你是不可能睡这么久而且还如此安稳的吧?”

“咕!”


啊,是啊。以前可没这样的机会。那种……那种每天都要提心吊胆防备着周遭一切的日子,

怎么可能会睡得下!

而且即便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倘若是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还是会立即醒来。


“已经,中午了吗?”Kira低着头试探性地问道,他就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躲避着对方的目光。

“嗯,就因为你耽误了一上午呢。”

“耽误?是有什么事?”

“当然咯,我今天一早就接到来自大叔的召回指令了。”他倚着一旁的小桌,一副很是悠哉的状态。

“诶?!那要赶快回去吗?可我还……”

话还未说完,他的嘴就被什么东西猛地塞住,含混地发不出任何清晰的音节。

“就知道。”翎将事先给对方留好的面包用一个小口袋扎好后随意地丢了过去,催促道,“早晨看你还没醒就留了一部分,总之动作快些吧。”

“唔?嗯。”他一边应着声,一边嚼着方才被蛮横地塞入口中的食物。


“这里就是那个什么空的总部么?”站在大开的铁栅栏门前,Kira四下里张望着问。

“燚空,燚空,我说你倒是给我记着点呐。就算平时提起的次数不算多,在学院里待了这么久,还连名称都不认得吗?”

“这个,这个嘛……”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别过头去,伸手从袋子里又摸出一个面包,“唔。”

“啃了一路还没吃完。”翎忽地回过头,伸手抓住对方脖颈上的项圈,将其拽到眼前压低了嗓音在他耳边道,“进去后老实点,至少在大叔面前把你的嘴闭上。”

“哦哦。”

 

他口中的大叔,想必就是指这个总部的部长了吧?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应该,没问题吧?


他略为不安地步入这个宽敞庭院,安静地跟上了前面那个白色的身影。


没问题吧,大概。 


【下一回】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