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天狼Aschere

圈名全称喋血天狼/天狼星,简称天狼就好。
原创孩厨,原创剧情今后都更在子博。这边主页只放同人or其他圈相关之类的。(主GC)
【没啥别的可说的了】
——————————
人们说,若是被他那坚实护甲上的利刺所碰,就会变得不幸。
世人诅咒他,唾骂他,远离他。
他以满怀恨意的目光瞪着周遭的一切,吐血狡猾的芯子伺机报复。
然而谁也没注意到,
他怀中所抱着的,
是未完成的梦。

《淆之界域》 第二章 亡魂 第二十一回

【前文戳这里→第二十回】

 

《淆之界域》 第二章 亡魂


第二十一回

 

 

在这并不算宽敞的房间内,Kira和Alan面对面而坐。

二者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捕捉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他说是单独谈谈,可刚才那个女人有提到『审问』吧?会问什么呢?而且还是单独审问。

究竟是要做什么?

难道是因为当年的事?

不对不对,他没见过我煅化后的模样,应该认不出我才对。

 

Kira摇了摇头,沉默地把头扭向一侧,避开了Alan的目光望向窗外。

“事情我大概也都听说了,不过现在我想问问你一些具体情况。”良久,Alan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份令Kira感到尴尬的沉寂。

“具体情况?”

“在那之前,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名,名字……”他犹疑且迅速地将视线从对方身上扫过,继而又挪动目光看向房间内的别处,“你们不是有给起代号么,还要问名字?”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微弱,这并不是因为什么胆怯,而是他并不愿向对方提及自己的名字。

名字在这里的意义,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

“Alan Hugh,”坐在桌前的男人摘下了眼睛轻轻揉捏着鼻梁,同时抬眼望了下坐在面前的这位白发少年,“可以了吗?”

“……”

他咬了咬下唇,微皱着眉头握紧了拳。

半晌,少年总算是做出了回应。

“Kira——”他眨眨眼,忽地将后面的声音吞回喉中,“嗯。”

Alan显然察觉到了他所咽回去的后半句,他也明白他在顾虑什么。

“我收到的报告大概是这样的……”

 

 

“喂喂,小鬼。”六楼的房间之外,Erica抱着双臂对身边的男生道,“你说你好好的天赋,不会愈术是不是太可惜了?”

“要你管,老·太·婆。”对方刻意在最后三个字上加了重音,他那天蓝色的眸子里仍旧是一片空洞的死寂,但仔细观察却又能发现有些许不同——在那片蓝之中似乎夹杂了什么。

“你这不识好歹的野小子,我可是好心……”

“早就说了,我又用不上。”

“哎,你这孩子。说不定以后就会用上呢。”

“到时候再说。”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房间之内,Kira将学院内的事件向Alan讲述了一遍之后长舒了一口气。

“嗯,大致上和我之前所说的情况差不多。”Alan稍微整理了下摊在桌面上的报告,又将擦净的眼镜戴好,“那么,下一个问题。”

他坐在转椅之中,微眯着眼眸盯着对方。隐匿在镜片之后的深色眸子散发着鹰隼般锐利的目光。

“他为什么没杀了你?这件事翎有跟你说过吗?”

“他——这个,我倒是问过。”Kira低下头回想了一下,随即给出了答案,“他说想再给我一次机会,因为我有点特别。我记得是这么说的。”

“有点特别?”正在将水杯送至嘴边的Alan忽然停下了动作,抬眸瞄了他一眼。

他咽了口水,顿了几秒,又问:“怎么特别?”

“特别……”Kira压低了声音解释着,“就是,不值得他动手。”

“这算什么。”Alan歪了下头,不由得皱了皱眉,“那孩子不会轻易放过目标的。”

“确实是那么说的。”他补充道,“他说我让他连想灭口的兴趣都没有。”

“哦?呵呵。”男人轻笑着打量了下眼前的少年,转动着手中的笔杆道,“这话倒是挺像他的风格。好了,差不多就到这,去把他叫进来。”

“咦?!诶?这就,结束了?”Kira又惊又喜地从座位上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下身子。

“嗯,结束了。接下来该轮到那孩子了。”

“知,知道了。”Kira转身刚要向门口走去,却又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突然想起来有东西要还。”他伸手在口袋里摸索着,最终抽出来一段红色布条。

确切的说,那是一段红色丝带。

“这个,还给你。”

“这个是——”Alan接过那段丝带,仔细观察了一番后在其一端发现了用金丝刺上去的自己的名字,“你是,那时候的……!”

“那我去叫他了。”Kira并没有太在意对方的话语,他说着,打开门离开了房间。

 

“哎我还是要说刚才那事啊,你说你好好的天赋是吧,练练愈术呗。”一开门,他就听见Erica对着倚在墙上的翎说道,“以防万一嘛。”

“啊啊,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可我觉得我不需要练什么愈术,反正也用不上。”翎有些不耐烦地回应着,不经意见瞥见了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的Kira,“结束了?”

“嗯。”他点了点头,“然后说要……”

“哦,到我了?”

“嗯。”

“啊哈,总算是轮到我啦。”他用双手枕着头走向房间,打了个哈欠又道,“终于能摆脱这个啰嗦老太婆了呐!”

“混蛋小鬼,你刚说什么?”

“嗯?没什么哦?”他嗤笑了一声,转身进入房间后用脚带上了门。

“死小鬼。”

“……”

 

果然,这两个人是一见面就这样吗?

不知道他又会被问些什么。

 

六楼的办公室内,一位银发少年正和一个有着墨蓝发色的成年人“对峙”着。

面对面而坐的二人之间只隔了一张桌子。

“这次的学院事件,大致情况我都听说了。”短暂的沉默过后,Alan率先开了口,“虽然解决了真凶,但也发生的不可挽回的事故。”

“现在才可惜是不是有点太晚了?我在任职替补教练的时候听说,学院内有人失踪的现象早就有了。而且之前也有报告过,只不过呢,调查组去查的时候,什么也没发现。”少年抱着双臂坐在椅子上,一脸蔑笑地道,“那些受害者早就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吧?而活下来的人只能整天紧张兮兮地提防着,暗自庆幸地说『今天又有人失踪了,幸好不是我』之类的话。”

“喏,部长先生,调查组的人,果然都是吃白饭的么?”他戏谑地笑着,从他口中说出的话看似漫不经心,却又一针见血,令Alan一时语塞。

他提起桌上的小水壶,不紧不慢地斟了一杯水。“嘛,不过指责别人失职的话呢,我也没资格说啦。怎么说我也是因为停职而被临时调到学院作临时教练的。”

杯中的水微微打着颤,明晃晃的光斑随着水纹沉默地起伏着。

“呵呵,你还知道你是因为停职才被调过去的。”男人干笑了两声,抬手推了下眼镜,“那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一般般咯,无非是重温了一下学院宿舍的床铺。”翎轻耸了耸肩,摊开手道,“不过我没想到那蠢龙会以学弟的身份出现在我下铺。”

他说着,目光轻飘向坐在桌子另一侧的人,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

Alan略微怔了怔,轻捻着手中的笔杆思索着什么。

“你是说『夜影』吗?”

“啊~除了那笨蛋您最近还见过其他的龙科魔族吗?”

“他是自己去学院报名入学的,而不是偷偷溜进去的?”

“嘛,这点一开始我也感到意外,没想到会有魔族这么做。”少年闭上一只眼,一手撑腮看向对方,“但仔细想想,如果是他的话,做出这种事并不奇怪。”

“如果是以猎食为目的而潜入学院的话——”Alan不自觉地拖长了声音。

“那样的话,直接溜进去不就好了?既不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又不容易被发现。”翎顺势接过了下半句。望着男人脸上那带有几分困惑的表情,他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所以他并不是想要猎食或者报复才出现在学院的。”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笔在纸张上做简单的标记,“可他是怎么过血检的?入学的时候不都应该有血检吗?我可没收到有恶魔入学的报告。”

话音方落,Alan又想起了什么,提起笔在『血检』的字样上划了个圈。“而且这次的事件里,医务员也……”

“嗯——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清楚。”翎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本来这件事也和我没什么关系,要不是因为他被牵连进去,我才不想插手呢。”

“看来我有必要了解一些细节情况。”

“您要是想知道得具体一点,就直接去问他好咯。”少年别过头去望向窗外,“当事人总比后来的调查人员更了解事情的经过吧?”

“……”

日光透过窗棂照射进屋内,映射于桌面上,投下轻微抖动着的风的影子。

“哈啊。总之,这次的事件算是解决了。而且把我召回来,就意味着停职处罚已经结束了吧?”他从座椅上站起身,随意地踱着步子来到窗边。

窗台上不知何时干枯的花束耷拉着脑袋,安静地立在瓶中。

“后面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去玩了吧?”翎侧过头去,抬手轻捻着已而枯朽的花瓣。由于失去水分的缘故,花瓣显得很是憔悴,轻轻一碰就断裂了。棕灰色的碎屑撒在台面上,风一吹便统统散尽,不知去了何处。

“暂时是没什么问题,但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一下。”

“嗯?”


【下一回】

评论

热度(3)